研究自創品牌專題

關於部落格
這是一個研究自創品牌的專題落格,主要是收集我們專題的資料。
  • 121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品牌台灣 產業轉型



品牌台灣 產業轉型

 
正當國內電子代工大廠為了毛利「保三保四」,而奮戰不懈時,今年三月間新台幣快速升值,就侵蝕了大半的利潤,如何透過提高附加價值來創造競爭力,已成為科技企業轉型必須思考的議題。

同一時間,在台灣長居汽車產業龍頭的裕隆汽車集團執行長嚴凱泰也對外宣示,裕隆自創品牌的車輛即將上路,為了一改外界對於裕隆汽車長年來的印象,裕隆自創品牌的車子將不再稱為「裕隆」,他要以新的品牌長驅直入全球的汽車市場。

遠在裕隆自創品牌前,傳統產業中的寶成、喬山、巨大等,儘管都已在各自產業中位居翹楚,但都毅然決然地投入自創品牌。

喬山公司董事長羅崑泉就說,幫國際品牌代工,賺的是血汗錢,面對後有大陸廠商挾著低成本與低價格的優勢,為國際大廠代工打下的江山,很容易就會被後來的追兵搶走,面對持續降低成本與自創品牌提高附加價值的抉擇,他選擇了後者。

在一九九二年創立「微笑曲線」理論,持續推動「品牌台灣」的智融集團董事長施振榮說,台灣產業要提升競爭力,投入資源多寡,依序應為品牌行銷、創新研發與製造,但台灣科技廠商蓋一座廠可能要花幾百億,相對花在品牌行銷的經費卻微乎其微。

發展品牌勿視短利

自創品牌需要長時間累積,政府不能期望在短時間內就能看到成果。

談產業轉型與創新,施振榮說,所謂創新是指創意加上執行力,沒有價值或不能執行的創意都不算是創新,透過品牌來掌握市場脈動,有助於帶動研發創新。

只不過,自創品牌這條路,需要長時間的投入,施振榮認為,現階段,企業可以運用製造與創新研發能量,由小而大投入品牌的塑造。

正因塑造品牌需要長時間的投入,施振榮認為政府首要工作,先是要能認同「品牌台灣」的重要性,運用種子投資的作法,讓「品牌台灣」有發芽的機會,只有播下種子,才有成功的希望。

但問題在於,這種需要長時間投入的工作,與國內的政治運作,總希望在最短的期間內看到成效的生態不同。但是,就如同多年前「致命的吸引力」的電影中出現,被風吹開花的雨傘是「Made in Taiwa n」,而今比爾蓋茲願意為台灣的資訊電子產品代言一般,品牌與國家形象有關。因此,上銀科技董事長卓永財說,國家的整體形象會影響消費者對企業品牌的認同,政府協助企業打造品牌絕對不是圖利特定廠商,應當放心大膽的做。

資源整合才能建功

唯有將產業創新、國家形象及企業品牌一起擴大,品牌的價值才能做大。

在現有協助廠商自創品牌的政策中,卓永財認為中小企業推廣品牌的費用,可以透過信保基金的保證,在不必提供擔保的情況下獲得銀行融資,雖然已做得不錯,但考量企業自創品牌需要長期的投入,政府可以在降低貸款利率,以及放寬額度上再加強。

此外,從各國發展品牌都有其特色,譬如:談到韓國就會想到LG與 SAMSUNG,談到瑞士就會提到ROLEX等,外貿協會行銷專案處副處長曾漢壽認為,在資源有限下,台灣要發展國家品牌應當要有選擇性。他認為IT數位科技產業、自行車、水果與蘭花,及台灣的觀光等,是最先需要整合資源投入的。而要讓品牌的價值擴大,就需要產業創新、國家形象與企業品牌三者都一起擴大。

基本上,發展品牌必須要根基在創意與獨特的優勢上,工研院院長林信義指出,就台灣產業過去三十年來所建立的核心能量優勢,台灣產業發展品牌,可採取「硬變軟」,以及「軟變硬」;其中「硬變軟」的策略,包括從製造業走向服務業,譬如:裕隆汽車提供「To-Be 」的服務;選定台灣具有特色的產業,善用台灣對於華人社會的文化相近性及相對生活與品味優勢,深耕台灣、放眼全球市場等。至於「軟變硬」的策略,則是針對台灣特有的文化、物種、創意、醫療服務等軟性精緻知識,善用過去所建立的硬體優勢,包括製造、量產的人才、設備等,或創新科技,快速建立大量精緻化產業。

最後,台灣自創品牌雖不必以大陸市場為唯一,但也不能自外於大陸市場。巨大機械董事長特別助理許立忠說,巨大機械二十多年前先以自創品牌的登山車進入歐洲市場,等到在國際市場上具有知名度後,對巨大後來進入中國大陸市場絕對有加分作用。

只是就如同施振榮所說,當許多國際的跨國企業都將大陸市場當作相當重要的一塊肥肉時,具有地緣便利,有機會將大陸市場當作腹地的台灣,更沒必要將大陸排外。

但問題在於現有政府的政策,對投資在大陸發展的企業還是有相當多的管制規定,這都是要仰賴即將就任的新政府加以放寬鬆綁的。因為未來台灣將有機會運用鄰近中國大陸的腹地優勢,加上善用中國大陸的生產資源等,建立全球性的自有品牌。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